搜索

特朗普引发硅谷思考:内容审核到底应不应该?

发表于 2020-07-07 05:02:23 来源:播种网

  相关新闻:

  平台该不该管控特朗普?扎克伯格和员工唇枪舌剑90分钟(实录)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8日下午消息,Twitter给特朗普总统的帖子打上标签时,科技圈为之欢呼。但民权自由派人士提醒称,社交媒体公司正走向一个未知境地。

  从Twitter到谷歌再到Facebook等各个大型技术平台都面临着一个同样的困扰:对于人们在他们平台上发布的内容,平台应该承担多少责任?

  过去几十年来,硅谷奉行的策略是:无为而治。然而,眼下,随着抗议警方暴力的活动在全国持续蔓延,越来越多身处科技行业的人士开始质疑,线上百花齐放的策略是否明智。

  在多年对特朗普总统的帖子不管不问之后,Twitter最近突然采取相当激进的措施,对总统发布的某些帖子做事实检查并添加标记,以示帖子内容具有误导性或存在宣扬暴力的性质。很多Facebook的员工要求他们的公司也采取同样的做法,但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反对。接着,Snapchat在周三的时候表示,它已经不再继续在应用的发现页推送特朗普的帖子。

  在这一显著的变化中,一些民权自由派人士又抛出新的问题,让已经乱成一锅粥的辩论再添波折:任何更加激进的内容审核措施最终都将可能被用于压制如今叫嚣着要求平台进行干预的这类人所忠爱的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倡导组织PEN America的负责人苏珊妮·诺赛尔(Suzanne Nossel)表示:“希望被保护的愿望导致了现在的局面。认为平台应该保护我们的想法也可能会伤害或冒犯我们自己。并且,如果这意味着要赋予平台更大的权力,那么最好这也确实能够保护我们。”最后,她总结补充说:“然而人们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风险。”

  民权自由派人士提醒大家,给帖子添加警告标签或补充上下文背景会引发一系列问题。一系列科技公司最近一直希望避免的问题。新的规则往往会产生事与愿违的后果。事实检查和背景补充,无论多么冷静持重或客观准确,都可以视为具有政治偏见。平台若更加积极主动地对内容进行审核,可能或威胁到其特殊的受保护的合法地位。干预同时也与科技圈某些人塑造的政治中立形象背道而驰。

  但是,经过社交媒体平台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以试图摆脱用户对平台内容可能导致骚扰或暴力的顾虑,硅谷的大多数人似乎早已习惯接受这种与屏蔽不良行为有关的风险——哪怕不良行为来自世界领导人。

  “我们希望把不同说辞的点点滴滴拼凑到一起,向用户展示完整的争议信息,以便他们自行做判断,”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写道。

  周三,Facebook的一群早期员工在信中大肆谴责扎克伯格就特朗普的帖子所做的决定。他们写道:“事实检查不等同于内容审核。标记呼吁暴力的内容也不是独裁主义。Facebook不是,也从来没有,中立过。”

  Facebook员工提摩西·J·阿瓦尼(Timothy J. Aveni)在另一封辞职信中写道:“Facebook提供了一个允许政客宣扬激进主义和暴力的平台。”

Reddit前首席执行官鲍康如Reddit前首席执行官鲍康如

  著名的自由论坛Reddit的前主管鲍康如(Ellen Pao)也公开斥责前雇主。她说,Reddit领导人史蒂夫·霍夫曼(Steve Huffman)一边签字支持“黑人命也是命”运动,一边又任由用户在特朗普粉丝页面“The_Donald”发布煽动性言论,虚伪至极。

  “你应该撤掉the_donald页面,而不是扩大那个页面,散布其中的仇恨、种族歧视和暴力思想,”鲍康如在Twitter上写道,“这一切都在你眼皮子底下发生着。只要Reddit助长白人至上和仇恨情绪并借此谋利一天,你就不配谈黑人命也是命。”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布林格(Lee Bollinger)同时也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研究学者。上周,布林格表示,(社交媒体)公司采取的放任自流的做法让骚扰和谩骂在网络上不断滋长。他还说,因此,这些公司必须在不丢弃法律保护的情况下,努力审查内容并承担起更多责任。

  “这些平台已经聚敛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权力和影响力,”布林格说,同时他补充说,审查是必要的应对措施。“允许人们在这些私人平台上发表不加约束的言论,会对美国民主制度构成更大风险。”

  根据1996年通过的联邦《通信规范法》第230条规定,科技平台可以不对第三方在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但是,为了政治目的,对平台上的内容采取更强硬的管理控制可能会威胁到这一保护地位。

  华盛顿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少有的达成一致意见的是,修改第230条规定需提上议程。在Twitter标记了他的部分帖子之后,特朗普总统旋即签署了一份行政令,要求修改第230条规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兼前副总统约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 Jr.)也呼吁修改第230条规定。

  “一旦废除这条规定,我们将面临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南德克萨斯法学院的宪法学教授乔什·布莱克曼(Josh Blackman)说。

  布莱克曼说,他十分惊讶,竟然有这么多的自由派人士——尤其是在科技行业内——支持Twitter的决策。“发生你对手身上的事情最终也会落到你自己头上,”他说,“如果你给予平台禁言的权利,下一个被禁言的就将会是你。”

  Twitter的发言人布兰登·博尔曼(Brandon Borrman)说,公司“致力于通过在需要时提供额外背景来促进沟通。”Snap的发言人雷切尔·拉库森(Rachel Racusen)表示,公司“不会在发现页上免费推送煽动种族暴力和不平等行为的声音。”Facebook和Reddit拒绝发表评论。

  一直以来,科技公司对编辑评论持谨慎态度,以免步传统报纸的后尘。几年前,Facebook在推出趋势推荐功能时,已经尝到过苦头。

  但是当杰克·多西给Twitter加上编辑评论时,情况变得复杂起来。这是否意味着,当某人在平台上被诽谤后,要求事实检查时可以如愿以偿?如果没有如愿以偿,那他是否可以据此提起诉讼呢?

  言论自由倡导者认为,事实检查和附加的背景可以很快变得政治化。哪些推文该被事实检查?谁来做这个事实检查?还有,当你有一整个团队在做事实检查和附加背景这件事时,你跟传统的新闻编辑室又有什么区别?

  “赋予硅谷董事会或类似于消费者服务中心的内容审查员以权利仲裁我们的言论,这样的想法非常危险,”诺赛尔说。

  扎克伯格奉行的放任自流策略有着历史悠久的哲学理论依据。许多科技人士,尤其是社交媒体网站的早期创建者,都支持对言论自由采取近乎绝对主义的方法。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所创造的东西具有强大的力量,他们不认为自己可以左右平台上的内容。

  当然,在一定程度上,这些公司已经在做内容审查。他们屏蔽赤裸的图片,删除儿童色情内容。他们也限制人肉行为,即限制未经当事人许可公布其联系方式和地址。宣扬暴力当然也是禁止的。

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与特朗普总统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与特朗普总统

  他们制定的规则,将普通人与特朗普等其他政客区别对待,政客们可以说的,普通人却不能说。然而,他们并没有标记特朗普总统最近针对MSNBC主持人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发布的虚假帖子。当特朗普触碰到Twitter的底线——选举误导和暴力——时,他们倒的确采取了行动,不过也只是标记,而不是删帖。

  Twitter标记特朗普的帖子所依据的规则早已存在多时,只是鲜有应用于政治人物。诸如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派(Ajit Pai)等批评者指出,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Twitter账户一直未经审查。

  “是否煽动暴力,取决于读者的理解。古往今来,暴力常常被用于压制抗议种族歧视的进步领袖,”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前负责人间纽约法学院的荣誉教授娜丁·思乔森(Nadine Strossen)说。

  “我查看了Twitter对煽动暴力的定义,大概是指任何可能引发暴力的内容,”她补充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很好。我觉得这个定义的覆盖面十分广泛,反政府示威者也不例外。”

  捍卫在线言论自由的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的法律总监科琳妮·麦克谢里(Corynne McSherry)说,人们可能担心特朗普针对Twitter签署的行政令,而不拥护Twitter的选择。

  “对此,我都感到十分担忧,”她说。(图尔)

随机为您推荐
  • “吃货”逃犯到新密夜市尝鲜,结果被抓了……
  • 最新!河南这些高校已明确住宿费退费工作安排!
  •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特朗普引发硅谷思考:内容审核到底应不应该?,播种网   sitemap

    回顶部